技术革新,让前沿信息融入职业规划

发布时间:2014-2-17

导读:科技进步对未来工作的影响是巨大的,然而世界各国都未对此做好准备,现在是时候开始行动了。

创新是进步之源,然而它却总是以牺牲人们的工作为代价。工业革命时期,纺织工人被机器彻底取代,过去三十年,数字革命使得很多中等技术工作消失,而正是这些工作支撑着20世纪中产阶级的生活。打字员、售票员、银行出纳以及很多生产流水线上的岗位就像纺织工人一样被社会遗弃。

然而很多人相信技术进步会让世界变得更好,因此产生的震动是增加财富的必由之路。虽然创新消灭了一些工作,但同时也创造了更多更好的工作,更高的生产力让整个社会变得更富有,而富裕起来的人需要更多的产品和服务。100年前,三分之一的美国工人在农场工作,而今天不到2%的工人可以生产更多的食物。当经济变得更加复杂多样后,数百万从土地里解放出来的工人并没有失业,相反他们找到了报酬更好的工作。今天秘书的队伍大大缩水了,但是却出现了更多的电脑程序员和网页设计师。

保持乐观是正确的,但是对受波及的工人而言,技术进步产生的影响要快于其带来的好处。就算出现新的工作和不可思议的产品,短期内收入差距仍将扩大,并会造成社会动荡甚至是政权更迭。技术的影响就像是一场台风,首先冲击发达国家,但是最终不可避免的也会横扫发展中国家。然而各国政府对此都没有做好准备。

为什么它们不担心?部分原因是认为这只是历史的重复。工业革命早期,生产力的增长带来的回报更多的分配给了资本,然而后来劳动力收获了大部分好处。今天的模式也类似,数字革命创造的财富基本被拥有资本或是最高技术的人瓜分。过去三十年,全球范围内劳动力在总产出中的份额从64%下降到59%,而与此同时美国最富有1%的人口获取总收入的份额从70年代的9%上升到了今天的22%。在很多发达国家,失业率处于警戒线水平并不全是周期性因素。2000年,65%的美国工作年龄人口有工作,而此后不管年景是好是坏,这个数据一直下降,现在只有59%

更糟的是,技术进步对就业市场的破坏才刚刚开始。从无人驾驶汽车到各种智能的家用产品,现有的创新能够摧毁那些过去从未被影响过的工作。公共部门首当其冲:它强硬反对科技引导的变革,然而随着计算机功能的转变,私营部门的中产阶级工作也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冲击。

目前为止受机器影响是那些日常的重复性的劳动,但是由于运算能力的指数化提升以及数字化信息无处不在,计算机可以比人类更加廉价高效的执行复杂任务。智能机器人可以很快学会一系列人类的动作,服务业因此也变得更加脆弱。电脑可以通过闭路摄像机画面辨认入侵者,比人类更加可靠。通过对比大量金融和生物数据,计算机可以分析金融欺诈和疾病,比任何会计和医生做的都好。一项牛津大学的研究显示,今天47%的工作可以在以后二十年里实现自动化。

与此同时,创新过程本身也被数字革命改变。由于网络上有现成的代码,再加上各种提供服务(例如亚马逊的云计算)、销售(苹果的app store)和市场推广(Facebook)的平台,很多数字创业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就像电脑游戏设计者创造了一款人类从不知道但现在无法离开的产品一样,这些公司必然会创造出新的可以雇佣数百万人的产品或服务,但是现在它们并不要太多劳动力。2012年图片分享软件Instagram1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Facebook时,它拥有3000万用户却只雇佣了13名员工,而几个月前刚刚申请破产的柯达公司在其最鼎盛的时候雇佣了145000名员工。

时间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谷歌现在雇佣了46000名员工,但是新行业成长起来需要数年,而在此期间最先感受到的是创业企业对原有企业的冲击。Airbnb可能把有空余房间的业主变为企业家,但是却对低端旅店业带来了致命的威胁,而这个行业雇佣了大量的员工。

如果这个分析部分正确,那么社会影响将非常巨大。大部分最受威胁的工作地位会更低(物流,运输),而受自动化影响较小的技术岗位的地位将提升(创造力和管理经验),所以在一段时间内工资中位数保持不变但是收入差距却可能扩大。

随着不公平的加剧,人们的愤怒会不断增加,但是政治家很难找到应对的办法。躲避科技进步就像19世纪10年代卢德派分子抗议纺织机一样是徒劳的,因为任何停止发展的国家会很快被掌握新技术的竞争对手落在后边。对富人惩罚性的增税也会因资本和高技术工人的流动性而所有收敛。

政府帮助人们应对这种影响的主要方法是通过教育系统。在工业革命后期,工人命运极大改善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建立了学校教育他们,这是当时一个重大的变革。现在这些学校本身也需要改变,从而培养人们区别于电脑的创造性,这就要求少一些教科书式的教育,多一些批判性的思维。技术本身也有帮助,例如通过慕课(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甚至是电子游戏来模拟工作所需要的技能。

国家教育的定义也需要改变。应该把更多的钱投入到学龄前教育,因为儿童在早期学习掌握的认知能力和社交技能将对他们未来的潜力影响极大。成年人仍然需要学习,以后人们应该参加一年的继续教育,或者可以分阶段进行。

然而不管如何教育,人们的能力都是不均衡的,在一个两极分化不断加剧的世界里,很多人会发现自己的工作前景黯淡,收入缩水。帮助他们最好的办法不是提高最低工资,就像很多左翼分子提议的那样,最低工资提高过快会加速计算机对人工的替代。最好的办法是利用公共资金提高最低收入,例如美国和英国使用的大规模税收减免,这样每个工作的人都能获得合理的报酬。

创新为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福利,精神正常的人不会想回到手工织布机时代。然而科技进步带来的福利分配并不均匀,尤其是在初期,然而如何传播新技术取决于政府。19世纪,为了取得进步性的改革,各国顶住了爆发革命的威胁。今天各国政府应该在人们愤怒之前妥善开启变革的进程。

 

本文来自:环球企业家 
原标题:【技术和工作】技术要来抢你的饭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