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侠骨仁心  律师本色——地平线律师事务所王剑飞律师

2001年,我辞去做了12年的法官工作,从黑龙江绥化市来到特区深圳,在地平线律师事务所当起了律师。此前我是绥化地区最年轻的庭长,年年被评为全区、全市、乃至全省法院系统先进个人。在12年中,同学朋友都说想托你说个情办个事真是太难了。离开绥化的时候,我曾给院长、继任的庭长和同事们留下话,“把我做庭长、法官以来办的案子,无论过了多少年的案子调出来,你们可以走访当事人,走访当事人的律师,从专业的、百姓的、廉政的眼光调查这些案子在审理过程中存在什么问题,如果有,我负责到底。”来深圳这么久了,至今没有听说过对自己的负面消息,同事评价我就是两个字“过硬!无论是专业、做人还是职业道德!”

我的人生目标一直非常明确:就是要将法学这条路走到底。不做法官当律师,我既没有失落感也没有转型期,我觉得坐在法官的位子上看法律和坐在律师位子上看法律是一样的,两者的目标都是追求社会正义和公平下的价值判断,只是所处的社会角色、社会分工不同而已。而且在中国目前的司法体制下,做律师可以更直接地提出自己对法律没有规定、或者界限不清的模糊地带的质疑,可以充分发挥自己对法律理解的高度和深度,甚至可以提出一些立法性的创新见解,这对我来说更具挑战性,我喜欢挑战。

2001年初刚到深圳的时候,我在第一家任职的律师事务所只工作了19天。初来乍到对深圳的情况不了解,应聘时人家问我你想做律师还是助理?我说谦虚一点做助理吧,后来才知道,助理是由律师来发工资。在公务员队伍里呆久了,从来没有等老板开工资的意识。做律师助理那几天,每天按时上下班,跟着合伙人出庭然后写些法律文书,这点工作完全体现不出独立性,更不能实现我在律师行业努力打拼争取社会认可的职业目标。我选择了辞职。做了19天助理,公司给我结帐的时候说有1921元的工资,我分文未拿就走了,觉得没付出那么多,那些钱不值得我收。

很快,我在地平线律师事务所找到了满意的位置,一干就是4年多。深圳律师队伍的专业水平在全国都是一流的,竞争异常激烈,需要从业者全力以赴认真对待。这种认真包括对法律专业的把握、对每一个案件证据的把握、对每个案件诉讼全过程中每一个环节的细节把握。有的律师对自己代理的案子和收入每年都会定下一个目标,我从未预期过自己要挣多少或者成为什么大律师,我对成功的理解和界定很简单,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社会的认可,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要让自己的努力和付出时刻体现出社会公平和公正。由我代理的案件,无论大小,我都会尽我所能,尽我对法律的理解和对司法实践的把握,尽量去保护当事人的利益。做到这一步就无怨无悔。

在明斯克航母工作了3个月的广西小女孩,在盐田遇到交通肇事被车撞了,抢救11天后不治身亡。她家在山区特别贫困,家里还有6个兄弟姐妹。出事后她父亲赶到深圳,既听不懂普通话也不会讲普通话,就靠她堂姐带着四处奔波。经人介绍他们找到我们事务所,我们立刻着手跟航母那边谈调查取证、申请工伤认定和向法院提起诉讼。从盐田到特区报大厦,我们来来回回无数次地奔波。每次去到那边无论是中午还是晚上,老人家总想为我们张罗伙食,我就说别管我们了,你们太贫困了,能帮一些是一些吧。经过一年多的忙碌,最后争取到了20多万元的赔偿款,为这个贫困家庭解决了燃眉之急。

重庆人梁先生在南山脚下的一个施工工地骑车,被靠在路边的施工机器连人带自行车卷进去,当场就被碾死了。因为机器所在的公司挂靠在汕头的一家企业,打官司必须要找挂靠企业,深圳公司就往汕头那边推。死者的哥哥听说后非常气愤,就要抬着尸体到有关部门上访讨说法。我一方面劝解家属要按照法律允许的合法途径来解决问题,一方面帮死者亲属搜集证据准备打官司。对方看有律师介入,自觉理亏要求和解。遇害人家属从重庆万县农村一起赶到了深圳,上有二老下有三个小孩,非常可怜,也表示愿意商谈和解。经过一番拉锯,最后我们赢得了26万多元的赔款。案子结束的时候,我异常欣慰,因为自己的努力,不但避免了一场纠纷的激化,还为当事人尽可能争得了最大权益。26万对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来说是很大一笔钱,梁家人拿着钱,连连道谢。

我目前所做的案件主要是民商事和涉外纠纷,案子的来源经常是客户的客户或客户的朋友。客户常说,我跟别的律师不太一样,敬业专业但不失亲和力,把案子全权委托给我很放心,就把熟人朋友的案子都介绍给我。我手头正在跟的一个案子就是慕名而来的:刚满16岁的湖南女孩,来深圳的第三天在大冲路段上被小巴撞了,经过鉴定属于智力缺陷八级伤残,通俗的说算是白痴。这个案子找到我以后,一看高额的律师费用,对方就想打退堂鼓,我跟他们说可以免收或少收费,先帮你们尽快争取权利要紧。在交警队的调解下,我们争取来了部分赔偿,现在我们正向南山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司机及其所在公司承担其他合法的如精神损害赔偿等费用。受害者一家人连声道谢,一直说,王律师您人这么好,这官司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让您白打。事故给女孩父母造成的精神打击很大,为此二老也从湖南到深圳打工了,每个月才挣七八百块钱。我跟他们说,什么时候有钱了什么时候再还我吧。

法律职业场上没有长胜律师,案子类型和背景错综复杂,有时候当事人都会不停反馈信息给我:“王律师,这个案子可能难度很大!”我坚持认为“案子背后的东西我不管,我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尽力从证据的角度、从法律的角度提出代理意见,争取公正的结果。”败诉结果出来的时候,我们代理律师郁闷,当事人更会表现出各种各样的不满,我们还要站在合法的角度去跟当事人解释。我当过法官,真切理解每一位法官对同一个法律事实的理解会有所不同,由此造成败诉是很正常的事。当事人委托我们办案赋予了相当程度的信任,这种情况下我们律师建议的每一句话都会对他产生直接影响,如果我们站在一个很消极的角度告诉他“你可以去闹!”他肯定马上会做出反应。同样,如果我们从一个很积极的角度去进行安抚,他也会很慎重地接纳建议。每当当事人觉得利益受损想采取闹事等过激行为时,我总是提醒:“你可以闹事,但你一定要考虑这样做的法律后果,千万不要因为一件事造成一个很严重的后果而让自己后悔,甚至抱憾终身。”当我们提到法律责任的时候,当事人都会比较慎重地去重新考虑问题。

常有人问我,做律师的人是不是都像电视上表现的那样在法庭上唇枪舌战、侃侃而谈、群情激昂?当然没有。法学赋予人的思维是理性而冷静的,如果一味追求感性上的发挥,我认为那不是一个好律师。无论做法官还是当律师,我都做得很平淡——只谈法律和证据,从来不会意气用事地跟人针锋相对,尤其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下,社会对律师职业提出了新要求。我们不但要增强政治敏感度,还要肩负起一种维护稳定、和谐发展的社会责任,要站在国家和社会大众的利益上去解决、消除、平衡矛盾。从这个角度说,作为律师,我能做和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作者:余 佳

未经深圳人才网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任何信息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