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墨魄诗魂见性灵

鸿蒙初启

深秋,惠阳淡水吉塱山下的金桔村,一个婴儿呱呱堕地。巫老先生喜不自禁,为孙儿起名“师传”。客家人尊师重道,孙儿日后若能为人师,实在是巫家之幸。
家学渊源,秉承祖训,巫师传自幼便涉猎古典文学,少年时代已能背诵唐诗、宋词,又在叔公指点下学习诗法、格律、比兴、平仄。

初中毕业后,巫师传不负祖望,17岁走上讲坛,回到母校任教。一栋始建于明代的道观算是校舍,正殿中几排残旧的木椅木凳挤坐着十几个小学生。道观的角落有一个约莫六平米的小房间,既是办公室,又是巫师传的宿舍。每天放学后,巫师传就在小房间里点燃一盏小油灯,伏在床上为学生批改作业。

山村的教师是万金油,什么课都要能教。在学生的眼中,巫老师上知天文,下懂地理,弹琴吹唱、泥水木工,无所不能。可是,巫师传志存高远,并不想一辈子在这个默默无闻的山沟里做个只让小学生崇拜的乡村教师。

负笈求师

1980年,巫师传离开惠阳淡水来到深圳。在教师进修学校,巫师传拿起铁笔,校长对这个书法人才说:“把你的书法艺术好好用来刻钢板,为教育服务吧。”巫师传自觉自己只是个字匠,离书法艺术尚远,为进一步提高书法水平,他决定正式拜师学艺。

麦华三先生是巫师传一直景仰的著名书法家,其书法功力深厚,享誉书坛,是岭南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几经周折,由人引荐,巫师传得以面见麦华三先生,两人因同习王羲之之字相见如故。不久,巫师传便在探视麦老先生的病塌前,正式拜师,成为麦华三的弟子。

此后,巫师传一有空就往广州跑。麦华三从执笔教起,耳提面命,苛求严训。巫师传勤学苦练,提气运笔,点横竖撇,毫不含糊,对麦体风格心领神会。几经寒暑,一代名师出高徒,在麦老的指导下,巫师传的书法大有进步,在深圳书法界开始小有名气。1984年深圳书法家协会成立,巫师传当选为首届理事并任兼职副秘书长。麦华三看着巫师传送来的新作品,笑得很开心,他拍着巫师传的肩膀说:“你现在写的字与我的‘麦体’几可乱真了”。

自成风格

齐白石先生有一句名言:“学我者病也”。意为学艺者不可一味仿效老师的风格,如果只有模仿而无创新,跳不出老师的影子,最终也只能 “几可乱真”,永远超不过“真”。

巫师传参观河南省的“墨海弄潮”和广州的“纪念孙中山先生诞生百周年书法作品展”等全国有影响的书法展览后,深受启发,决心在融合麦华三书法艺术的基础上,博取各家所长,创立自我风格。巫师传改弦更张,开始临写魏碑,并云游四海,足迹遍及西安碑林、河南开封、山东曲阜等书法家云集之地,以书会友,交流切磋。

1986年,巫师传加入了广东省书法家协会;1997年,又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巫师传的书法水平日见成熟,并渐渐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他以行草见长,擅用长锋柔毫,饱醮浓墨,凝神聚气,力贯九鼎,激浪排空,如高山飞瀑,似水银泻地,一气呵成,形神兼备。深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邹炯文先生对巫师传的书风变化大表赞赏,评曰:“麦老的痕迹悄然隐去,气格为之一新。”

巫师传在国内许多书法大赛中屡获大奖:1989年获深圳《红荔杯》全国书法大赛一等奖;1990、1995年连续二届获深圳市“大鹏文艺奖”书法奖;1997年获广东省书法大奖赛铜奖;并参加“中韩第五回书法联展”、“港澳深珠四地书法联展”等大型展览。此外还在深圳、福建等地举办过个人书展,传略收入《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作品广为海内外书法爱好者收藏。

1999年,巫师传将作品结集出版,《巫师传书法作品集》收入其新旧佳作近百幅。

2002年,深圳市书法家协会换届,巫师传当选为主席团成员。

文采风流

许多书法家虽书采四溢,却略逊文采,他们抄录古今文人的名言警句,却不能撰写诗词联语。巫师传书采文采兼备,作品多为自撰诗联。

1982年,巫师传考入深圳广播电视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成为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成立后第一批正式生。在电大学习的三年里,巫师传系统学习了中国文学史、古汉语、中国文化史等课程,从《诗经》到《九章》,从屈原到李白,中国古诗词的博大精深,使巫师传滋润了艺术细胞,丰富了文学素养,夯实了国学根基,开启了他诗词楹联创作新篇章。

电大毕业后,巫师传利用寒暑假之便,游历名山大川,写下不少诗联佳句:《参观爱晖历史陈列馆》“夕阳红照爱晖城,眺望层楼百感生,条约不平民族恨,残碑古树铁铮铮”为爱晖陈列馆收藏;《游泰国芭堤雅》“佛光昭寺影,象迹踏椰风”;《重游桂林》“象山犹兀兀,漓水尚悠悠”,“桂桨漓江月,林岩芦笛秋”等等,均为行内人颔首称道之作。

1986年冬天,深圳华龙酒楼在全国三十多家报刊公开征联,国内文人绞尽脑汁冥思苦想,引经据典,踊跃投稿,仅一个月就收到全国各地寄来的联句21000副。华龙酒楼请来专家,经过一轮又一轮精选,巫师传撰写的联句从两万多副作品中脱颖而出,摘下桂冠。

华构巍峨,高朋满座,评论英雄当煮酒;
龙堂璀灿,豪客盈门,品尝珍异且登楼。

这副对联的首尾巧妙地将“华龙酒楼”四个字镶嵌其中,对仗工整,格律严谨,内容高雅,获评委们一致好评。

巫师传的文学素养和书法艺术相得益彰,令其知名度大增。不少文人墨客、商家富豪均慕名而至,求赐墨宝。最令巫师传感到得意的一幅作品,是他为大鹏观音山公园撰写的门联。观音山绿树婆娑,泉水潺潺,引来无数游人香客。主人早就想在山门建一牌坊刻制楹联,但几年间请来无数墨客骚人,写下无数诗词联句,却始终没有一副令人满意。正当主人焦急又无奈的时候,有人推荐巫师传前往一试。一登上观音山,巫师传就被眼前的秀丽山景震住了,霎时间灵感大发,提笔写下:

翠岫灵泉,龙岩圣迹融千景;
菩提妙谛,法雨慈云泽四时

主人一看,拍案叫绝,这联句把山色禅意融为一体,实在是妙不可言。

21世纪第一春,深圳市委宣传部在五洲宾馆举行隆重的春节联欢晚会,请巫师传为该次活动撰联,要求:新世纪,新春气息,表现深圳人奋发向上精神。巫师传撰写的对联,高高挂在会场舞台两侧:

放歌走进新时代       携手迎来世纪春

傲骨嶙峋

巫师传与诗书为伴数十年,回望人生前尘往事,感慨万千。想当年,巫师传一身傲骨,不愿为五斗米折腰,毅然从某局级机关科长职位上引退,下海经营公司。摸爬滚打十数年,打出自己的一番天地。艺无止境,天道酬勤。巫师传每日坚持练笔,黎明即起,亲手磨墨,像晨运似的练腰力练手劲练腕功,然后摊开宣纸,提笔运气,据案疾书。他终日沉迷在书法艺术中,其乐也融融。

巫师传生于吉塱山下,自号“吉塱山人”,名其斋曰“吉庐”。陋室虽小,却盈溢着浓郁芬芳的书香气息,书架上古帖横陈,案台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印章,其中一枚闲章刻着“友鹿盟鸥”,源出清代左宗棠的“访鹿友于山中,订鸥盟于水上”。左宗棠当年渴望过退隐江湖的生活,与鹿为友,同鸥结盟,巫师传喜其境界之高雅,欲仿而效之,便刻下此印。

在那间小小的“吉庐”里,巫师传除了每日临习古代名帖之外,还继续探讨古诗词楹联。他明白,提高书法水平的关键是要多读书,在字外下功夫。巫师传还悟出了一番人生大哲理,写下一首诗:

莫道人间乐与悲,荣枯得失任由之,
山川依旧我仍我,世事如今谁怕谁?
研墨挥毫朝及暮,品茶酌酒醒还痴,
尘埃尽涤明心镜,正是书生惬意时。

文人如无傲骨,还不如一条哈巴狗。一个钟情于艺术的书法家,如果真正能做到“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舒”,心胸宽广,与世无争,当另有一番境界。人们期待着巫师传有更多更好的书法作品和诗联佳句问世。

作者:梁兆松

未经深圳人才网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任何信息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