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颜开:执拗前行的“漫画剑客”

人物简介:颜开,1976年3月生,现任环球数码媒体科技研究(深圳)有限公司创意策划。漫画家,动画导演。1992年来到深圳当画家,1994年开始新漫画创作,被业界誉为“中国少年漫画第一人”。代表作《雪椰》是国内第一本原创漫画单行本,销量达70余万册,是国内销量最好,影响力最大的新漫画,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专题报道。2001年负责中国第一部具有国际水平的三维动漫电影《魔比斯环》的故事板制作,为该片成功作出突出贡献。1996年至今多次获得世界漫画展览优秀奖。2005年获首届中国青少年动漫大赛“特别荣誉奖”,同年获选第十届“深圳市十大杰出青年”。

编者按:有谁想过一个没有专门学过画画,也没有上过大学的人,能够成为中国漫画的领军人物?颜开做到了,在奋斗的过程中,他遇到了种种困难和阻力。但是,凭借坚韧不拔的精神和不懈的努力,他获得了成功!

颜开:执拗前行的“漫画剑客”

问:现在你已经是蜚声海内外的漫画家了,成长为职业漫画作者的经历能跟我们说说吗?

颜开:打小我就非常喜欢画画,3岁就拿着妈妈教书用的粉笔在地板上胡乱涂鸦,外人问我长大想干啥,我说:“我要做画家!”稍大一点的时候,觉得做画家是一件志向非常高远、很难达成的事情,那时我特爱看连环画,于是就问人家,画小人书的算不算是画家,人家说也算,我就很努力地开始画漫画。高中三年,我一直很认真地画漫画,那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因为喜欢。我没读过大学,学画画的一点基础来自于上高中时学的工艺美术,后来不管是漫画还是动画故事板都是自学,包括现在做导演也是没有师傅带。18岁开始画漫画,一开始我就直接踏入了专业领域。那时我是中国最早的三位职业漫画家之一,还有另外两位,分别是四川的陈翔和温州的郑旭升。后来我们就被人叫成“新漫画三剑客”。

问:为什么会想到把工作重点移到深圳来?

颜开:因为相信深圳的活力。深圳是比较能做实事的地方,我喜欢做梦,但是梦的实现要来自务实。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动漫”行业的人会有机会参评“深圳市十佳杰出青年”这样的奖项,可能一直弱势惯了……也许这预示着动漫行业真正要被摆上舞台成为“产业”了,这也让我和我那些在动漫行业一直战斗了10年的同伴极为欣慰。

问:中国的漫画行业还处于起步阶段,漫画人的生存环境很不稳定,在大环境还很不景气的时候,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的?

颜开:我们漫画圈里有两种人,打个不很文雅的比方,上学的时候走在校门口,如果我被人拉住说:“嘿!把钱拿出来!”我就可能把钱掏出来。而漫画圈里的另外一种人就是站在对面要钱的人。这两种人都非常有才气,都能画出很好的作品。一种人能把自己的个性发挥到极致,会画出非常标新立异的作品,而另一种人是像我这样属于闷型的,不管周围人说什么,都会一直地画下去。做漫画这些年,尤其是2000年前后很不景气的时候,我在家画画,经常接到朋友的电话:“喂,颜开,我不混这行了,我去赚钱了……”我还是一个人坐在深圳的家里,一直一直地画,这期间几乎没有了自己的生活圈。朋友的一个个离开,对我也有过触动,但我有个信念:上学的时候我功课不好,就是喜欢画漫画,到现在我最大的长处还是画漫画,如果我连自己最喜欢、最热爱的事业都不能进行下去的话,那我能做得好什么呢?18岁时我认定漫画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我就对自己说,“成功属于坚持者!即使梦想被人打击,或者嘲笑,只要有坚持下去的勇气和信念,成功离我就只有咫尺之遥!”

问:至今未看到第8本以后的《雪椰》面世,似乎在创作中遇到了一些困难,是受限于大背景无法再创作下去呢,还是自己不愿意再画下去了?

颜开:漫画行业在中国是朝阳行业,也就意味着它很不稳定,它没有产业链、没形成自己的体系,漫画人的稿费很低,而且拖欠稿费的现象还很严重,所以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需要极大的才能和毅力。《雪椰》从97年开始先后转战了5家杂志连载,这期间有四家杂志办了一半就停刊了,《雪椰》也就被迫停载。我们的创作一直处在时断时续的状态,没有一个很稳定的平台来让我们不断地发挥。在国内出单行本是非常困难的,只有一线的非常出名的作者才有这种机会。2000年左右,我画到了第8本《雪椰》,那时正处在一种很不好的状态:一个人在家画了8年,我感觉自己要画空了,没有一些外力去推动自己,于是希望能做一个自我调整。当时位于深圳大学旁边的环球数码公司找到我,邀我一起创作一部动画片。以前我没有接触过动画圈,因为这部影片完全是我们深圳的人才来做,而且他们让我负责这部电影的全部分镜头,我就想尝试一下,没想到这一试就陷了进去……《雪椰》我是一定要完成的,哪怕将来碰到最不好的状况,我也要在网络上把它连载完毕,哪怕我拿不到一分钱的稿费,也要让大家圆自己小时候的一个梦。

问:同画漫画相比,做动漫你获得了什么不同的体会?

颜开:动画是团体作战,和自己单个作画有着本质的不同。在整个生产环境中,如果你不坐在那里画东西,整个生产链就会断掉,数百名伙伴会面临一个危机,甚至会集体失业。特别是当你负有很重要的责任的时候,你必须为整个项目负责,就不能太由着自己。从事动漫创作也非常辛苦,最苦的时候我试过连续2个半月每天只睡5小时。中国动漫圈坚持下来的人,每个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他们都是胜利者。

问:之前迪士尼高薪邀请你去美国发展,你拒绝了,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颜开:最初画漫画只是为了喜欢,当你越画越多,画到第3、第5年的时候,你就会开始想更多的东西,你会把身边一起画画的人认同为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因为我们要共同面对一些海外大师级画作的冲击,我们会一起探讨在这种形势下,怎样才能生存、才能表达自己,怎样才能画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拒绝迪士尼,是因为我不想过去做单纯的加工工作,我喜欢原创。也许那边的报酬更丰厚、创作条件更优越、能活得比现在潇洒很多,但我不想坐在那里帮美国人做第二部、第三部的《花木兰》、《西游记》、《水浒传》。我认识的一个导演最近拿到了一笔投资,打算拍《西游记》,我更希望这是由我们中国人把它做出来。

问:生活总会存在很多琐碎的事情,尤其当你从单个的漫画创作者变成一个集体创作的领军人物时,会不会因为这种角色的重叠阻断了你的创作灵感?

颜开:作为一个漫画人,我会更希望跑到山区或海边,租一个小房子,坐在里面静静地单纯地画自己想要的东西,在美国和日本我们也许可以这么做,但作为中国的第一代漫画人,我们必须承受更多的东西。在10年前,如果有人问,“中国的漫画行业会怎么发展,你认为什么时候我们能赶超美国和日本?”也许当时还是小孩子的我们这帮人会很自信地说:“5年就可以了,最多10年!”可事实是,10年过去了,我们还在艰难地寒酸地慢慢往前走。这种背景下,在进行自己的创作之余,我们就会考虑更多问题:我们该怎么去发掘自己的特色?我们的行业该怎么去寻求发展?怎样才能把我们的孩子从哈日哈韩的状态里解放出来,至少让他们也一样开始喜欢国内创作的东西?当你花更多时间去思考这些的时候,你创作的思路就被打断了,创作能力会降低,对于一个作者来说这是很不幸的事情。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在做这些琐事的同时来发展自己的原创作品,但作为第一代动漫人,我们肩负着一个责任,就是你要想方设法为后来的这些作者创造一些好的环境。我们这代人搞创作的时候缺少一个好的平台,我们是不是可以尽自己的努力,使这个平台发展得稳定些,让将来有创作能力的人能做出更好的作品?我们是否能够做出一两部像样的东西,带到国外去,使中国原创的动漫作品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使将来的孩子们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如果能为后来人做到这些,我认为牺牲一些自己的创作欲,是值得的。

问:最近在忙些什么?

颜开:主要在导演一个大型三维电视动画,同时还在策划制作一批和我们中华文化相关的漫画书和绘本书,打算推到欧美市场上去。当然也有完全现代甚至科幻题材的作品,不过因为是面向海外的,所以主推传统题材,有《美猴王》、《白蛇传》、《钟馗》、《嫦娥》、《花木兰》等等,都是神话和传统故事。现在想法有些改变了,科幻的东西当然也要做,但传统的东西才是精髓,一定要继承。

作者:余 佳

未经深圳人才网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任何信息及图片。